中新艺术网 专业从事书画展览、名家宣传、交流交易于一体专业网站-www.zgzxart.com --> 中新艺术网
  用户名 密码 登陆 新用户注册 | 忘记密码
两岸三地名人名家书画作品展在云南昆
大师作品巴黎展现“美丽中国”
乔十光漆画艺术50年全国巡展北京首
两岸美术家在京进行艺术交流
“紫檀制天坛、安定门古建模型展”国
卢浮宫藏品国博首展 体验地中海文明
200位工艺大师邀你今起共赴工艺美
 点击查看更多活动信息

艺术动态  
  香港苏富比有限公司
 

  1744年苏富比于伦敦设立的是全世界历史最悠久的艺术品拍卖商之一。该公司原来是由山姆‧贝克Samuel Baker所创设,早年主要经营书籍拍卖,曾为史上杰出人士如拿破仑等人的大规模藏书提供交易机会。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苏富比的拍卖项目便已扩充至相关的版画、勋章与钱币等类别。苏富比也在此时迁往其位于新庞德街上的知名所在地,该址从此成为本公司的伦敦总部。迁移至这条充满流行时尚的大街,同时也宣告苏富比新世纪的来临─画作与其它项艺术品的成交金额终于开始超越书籍和文献类的拍品。迈向更多元的拍卖范畴是一相当审慎的决策,而引领此一变革的要角是大师级画作及素描作品。多元化经营的定调并为本公司日后于1960年代,在彼得‧威尔森 Peter Wilson领导下所展现的爆炸性成长,奠立深厚良好的基础。

威尔森于1936年加入本公司,是他将苏富比推向了国际舞台。威尔森在做好十足的准备之后,蓄势迎头赶上印象派与现代绘画在当时急速窜升的超人气热潮。在他任内最出名且影响深远的拍卖会,应属1958年的歌尔史密特Goldschmidt拍卖会。在短短廿一分钟之内就卖出七幅画作,成交总金额高达七十八万一千英磅,是当时成交总金额最高的艺术品拍卖会。塞尚的「穿红色背心的男孩」画作以廿二万英磅售予保罗‧美隆 Paul Mellon,足足超越前次卖出纪录的五倍之多。这在当年可是社会版的焦点新闻,而且还可能是该世纪最轰动的一次艺术品拍卖会。

苏富比远在对手崛起之前就受到市场肯定,并且将艺术推往国际市场,这都得归功于威尔森个人的独到远见。因此,本公司在1955年另辟纽约办事处,而更重要的一举是在1964年买下美国最大的艺术拍卖商:帕克–博涅特Parket-Bernet公司。帕克–博涅特公司被苏富比买下之后,在印象派与现代画作蓬勃发展的北美市场中,扮演着极为关键性的角色。

身为美国最大的拍卖商,同时也是苏富比的一份子,帕克–博涅特于是开始向外寻求更多的机会,海外办事处便如雨后春笋般地接连开张。﹝朱汤生 Julian Thompson于1973年在香港设立苏富比办事处,成为有史以来拍卖公司首次于亚洲设立的拍卖据点。他并于文华酒店里举办苏富比在亚洲的第一场拍卖会,结果成功极了,从此为香港业务奠定良好根基。朱汤生同时亦见证了多场至今仍脍炙人口的单一收藏家拍卖盛会,其中包括收藏家赵从衍、仇炎之、保罗‧博纳 Paul Bernat与英国铁路退休基金会等的收藏拍卖。

至今,许多创纪录的中国艺术品拍卖价格仍然无人超越,譬如(最近的拍卖纪录)张大千的「泼彩朱荷屏风」于2002年十月以二百六十万美元成交,创下现代国画的世界拍卖新高。同样于2002年,一只清雍正粉彩蝠桃纹橄榄瓶,以超过五百三十万美元的成交价,为苏富比缔造清宫廷官窑瓷器的世界拍卖纪录。该只花瓶是在前任大使欧格登‧瑞德 Ogden D. Reid位于纽约家里的一间卧室里发现的,当时且被当成灯具使用! 初抵香港时(幸好从未被钻孔),它那贵气逼人的气势可说是轰动一时。一年之后,买主决定将这只橄榄瓶捐赠予上海博物馆,供世人永久观赏!

在亚洲地区,东京、新加坡、台北、上海、吉隆坡、马尼拉与曼谷等地办事处随之陆续开张。苏富比在亚洲刚欢渡过卅周年庆,目前在香港与新加坡两地均有常态性的拍卖业务。﹞

1980年代初是一段对市场与企业都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1983年,苏富比被美国企业家艾福瑞‧陶伯曼A. Alfred Taubman与一群投资人买下。在此同时,艺术市场也因为出现一连串对苏富比未来定位极其关键性的拍卖而显得生气勃勃。这些重要拍卖的戏剧性、成交价以及足以左右大众想象力的特质,后来都被写入历史。

1987年在日内瓦湖畔所举办的温莎公爵夫人珠宝拍卖会,应是最震撼人心的一场拍卖会。当时拍卖现场气氛紧绷,来自纽约透过卫星传送过来的竞投表格、现场名流的竞投、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电话竞投,相互较劲喊价。光是拍卖的过程就花费了五千万美元,足足高出苏富比的预算达五倍之多。

1980年代后期,似乎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在最后的几年,拍卖成交价节节攀升至难以想象的地步。为此,拍卖业也引发全球媒体史无前例的高度注意力。踏着一路成功的足迹,苏富比在1988年二度公开上市。1989年苏富比在纽约与伦敦两地售出的印象派与现代艺术作品,总值高达十一亿美元。

到了1990年代初期,全球开始步入经济不景气。苏富比于此时早已懂得如何管理艺术市场的景气循环,并且已见识过好几轮的潮起潮落。事实上,苏富比在接下来的十年,成长相当显著,位于伦敦与纽约的两个主要据点都曾经历过大规模扩展。为分摊本公司在新庞德街总部应接不暇的生意,伦敦苏富比在2001年于奥林匹亚另辟拍卖据点。另外,苏富比也在纽约进行一项令人兴奋的扩展计划。